首页 联播 联展 联盟 图集 专题 人物 文物 事件 艺术 馆址 荐读 老视频 老照片 红村游 文化符号 党性教育
登录 注册

红十八师:孤军奋战2个月 4天痛失两位团长

来源:事件库 2017-02-17

在80余年前的长征中有这样一支部队,人数不过3000余众,为掩护红二、六军团突围长征,孤军浴血奋战两个月,转战湘鄂川黔4省15个县,行程近4000华里,2500多名指战员血溅沙场,以巨大的牺牲牵制敌军10万之众,在红军长征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它就是被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、政委王震称为“一支拖不垮、打不烂的英雄部队”的红十八师。

贺龙不让张正坤说后面的话

1934年10月,红三军与红六军团在黔东会师。会师后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,贺龙任军团长,任弼时任政委,关向应任副政委,统一指挥红二、六军团。为了策应中央红军长征,红二、六军团主动向湘西敌人发动攻势,创建了湘鄂川黔根据地。1935年10月,蒋介石调集孙连仲、徐源泉、陈耀汉、郭汝栋、李觉、陶广6路纵队共130个团,向根据地发动大规模的“围剿”。为保存有生力量,红二、六军团决定突围实行战略转移。

11月4日,在桑植刘家坪召开的红二、六军团师以上干部会议上,贺龙部署红军突围长征的准备工作,决定红六军团十八师留守根据地,迷惑和牵制敌人,掩护主力撤离。他对师长张正坤说:“这回你们十八师要更辛苦一些。你们要从龙山茨岩塘一带主动攻击敌人,要狠一点打,又要机动灵活地打,把敌人吸引住就行,尽量减少人员牺牲。”张正坤当即表示:“贺总,你们放心走吧,只要我张正坤……”贺龙急忙举手示意,不让他说后面的话。

十八师是红六军团的一支老部队,原辖五十二、五十三、五十四3个团,驻守在根据地的中心区域龙山茨岩塘一带。红二、六军团突围长征前夕,新组建了十六师,把十八师的五十二、五十四两个团拨归十六师的建制,改编为四十六、四十七团。十八师的主力只剩下五十三团,共计1500人,后由地方干部和游击队700余人新组建了五十二团,加上省直、师直机关、野战医院,全师共3000余人。师长兼政委张正坤,参谋长刘风,政治部主任李信;五十三团团长刘风兼,政委余立金,副团长兼参谋长苏鳌;五十二团团长樊孝竹,政委刘诚达。

王震代表总部专程赶到茨岩塘看望红十八师指战员,叮嘱他们要加强佯攻,不要让敌人发觉主力的行动意图,即使十八师打垮了,就是化装成老百姓也要来追赶主力。他还把一部5瓦电台调配给十八师,成立电台队,派总部无线电大队报务员黎东汉任电台队长,还风趣地说:“将来电台就是你们的‘千里眼’‘顺风耳’了。”

临行前,王震还单独对张正坤交代:“六军团供给部长张启龙报告,他与湘鄂川黔省委委员刘士杰一起去筹粮,刘带着省委警卫连不辞而别,此人掌握我们的很多机密,如果投敌,我们的整个计划就会暴露,你们的处境就更加困难,一定要设法找到他。”

把脑壳栓在裤带上干革命

王震走后,张正坤当即召开营以上干部会,布置红十八师留守根据地、策应主力突围的具体任务。他说,李信主任提了一个口号,叫“不怕强大的敌人、不怕险恶环境、不怕艰难困苦、不怕流血牺牲”。十八师要用“四不怕”拖住敌人,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。

张正坤当紧要做的事就是找到刘士杰的下落。11月22日,他派去找刘的侦察班回到了茨岩塘,同时还带回了已被省委警卫连扣押的刘士杰。原来,刘士杰的反常行为,引起了跟随他的省委警卫连朱连长的警觉:为什么刘士杰跟张启龙连个招呼都不打,就单独拉着队伍走了?他说是筹粮,为什么一粒粮没筹,带着警卫连在湖北鹤峰的大山中转来转去?他问刘士杰到底想干什么,刘说是打游击。他又问打游击为什么不在根据地,怎么老往北边走。刘说在根据地没有出路,我是带你们找出路的。朱连长这下明白了刘的企图。晚上宿营时,朱连长用酒把刘士杰灌醉,把他捆了起来。正巧与红十八师侦察班相遇,就一起押着刘士杰回到了茨岩塘,省委警卫连也改编为红十八师师部警卫连。

刘士杰曾任过湘鄂赣省委副书记,是张正坤的老上级。张正坤问刘士杰,你不是教育我们要革命到底、永不叛党,为什么你自己叛党了呢?刘在张面前仍然是一副“领导”派头,说他是省委领导,张没资格审他;又说贺龙把十八师扔在根据地,是为了让他们自己逃跑;还说十八师插上翅膀也逃不出包围圈,不带队伍跟他走就是死路一条。张正坤义正辞严地说:“死吓不倒真正的共产党人,我老张早就把脑壳栓在裤带上干革命,十八师就是打光了也决不投降。”当晚,张正坤用电台将刘的情况报告给任弼时,任弼时电示:刘知道我们许多机密,要严密看管,别让他跑了。不久,红十八师在茨岩塘突围。考虑到带上刘士杰随时都有被他逃走的可能,是个祸根,张正坤发电报请示总部,任弼时回电:就地处决。

(责任编辑:红村网)

网友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0条评论

登录 | 注册

全部评论

查看更多